第七百零七章 轰动

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再入江湖 9172 2021-05-06 10:01

  啊!

  大殿内一下子有十七八个人抱头痛叫,七窍流血,痛的五官扭曲,感觉到灵魂像是受了重创,一下子栽倒在地。

  突入其来的一幕,让大殿内的其他人全都脸色一变,不敢置信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五长老。五长老你怎么了?”

  “七长老,七长老宾天了。”

  “血王,血王大人死了?”

  忽然,一阵阵惊骇声音响起。

  殿内大哗,所有人都不敢相信。

  前一刻,大家还坐在一起,聚而论道。

  下一刻就忽然间死于非命。

  这让其他的长老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最中间处的那个迷雾中的人影更是身躯瞬间冲了出来,落在了五长老的身边,手掌搭在他的手腕上,真元瞬间涌了出去。

  他脸色一变。

  “元神消散,生机尽绝,这怎么可能?”

  纵然是他,也彻底吃惊了。

  这一幕前所未见。

  就算是遭遇诅咒、遭遇暗伤,也应该能提前看出来征兆,可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,所有人如正常人一样。

  这位老祖身躯一闪,再次出现在七长老的近前,不仅如此,身躯中突然窜出一道道朦胧的人影,一下窜出了十七八个,来到那些忽然遇劫的人影面前。

  “痛,痛死我了!”

  七长老脸色发黑,扭曲到一起,忽然大叫一声,狂喷鲜血,彻底一动不能动了。

  其他人也都是在痛苦的挣扎了片刻之后,张口吐血,死的不能再死。

  那位老祖心中震怒,眼神发寒,一片片可怕的杀机在他眼底酝酿。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殿内的其他长老、弟子也都个个如此,脸色震撼,不可思议。

  有一些弟子更是露出了浓浓的惊恐。

  ···

  红雾深处。

  断裂的山峰之巅。

  齐云挨个射出了草箭,很快十八个草人身上全部落满了草箭,头上脚下的油灯也刹那间统统熄灭。

  他徐徐的吐了口浊气。

  成了。

  连续拜了七八天。

  终于见到了成果。

  钉头七箭术不愧是钉头七箭术。

  不过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大,前额的一大缕长发全都变得斑白。

  他看着纸上的其他人名,心中思忖,暂时停了下来,将整个祭台全都收入了圣土空间。

  他准备去看看紫华真人诅咒的怎么样了。

  若是顺利,将这些名字也都交给紫华真人。

  “两位前辈,我们走,先回去吧。”

  齐云看向巨灵和玄武尊者。

  “好。”

  两位神王点头。

  一群人向着陨神域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  半天之后,他们抵达陨神域。

  院落之中,紫华真人脚步罡斗,手持木剑,来回走动。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在他身前的祭台上,足足放了三个草人。

  上面各有标签。

  血神老祖、傲苍天、魔古。

  三个草人一样大小,一动不动。

  “师尊,已经几日了?”

  齐云问道。

  紫华真人最后一轮拜完,回头看向齐云,眉头微皱,道:“刚刚两天,怎么了?”

  齐云轻轻点头,微笑道:“没什么,我这里又弄到了一些人名,师尊可有兴趣一同诅咒了?”

  他将那些纸张交给了紫华真人。

  紫华真人看了一眼,眉头一皱,道: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自己去玩,本座没时间耽误,我要对付的人是真正的大恐怖,和我一个级别的,他们若是降临,整个世界都要毁于一旦!”

  他将这些纸张再次丢给了齐云,转身继续念念有词。

  齐云眉头皱起,只得无奈作罢。

  “师尊,你可知道有什么能增加寿元的药方?”

  齐云问道。

  “药方?等等,我传给你几个。”

  紫华真人轻轻点头,神识一动,传了几则药方到了齐云脑海。

  齐云的脑海中顿时多出了一些密集的信息。

  他轻轻点头,转身进入圣土空间开始搜集材料。

  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,起码他的圣土空间里有足够的宝药供他使用。

  很快找齐了材料,放在大锅里开始熬煮。

  这些材料熬炼出来之后,他立刻以强化之炉开始强化,强化一遍后,又开始以复制之盆,大量复制。

  一份份的药液不断复制出来,很快复制出了数百份。

  齐云服下了一份后,闭目炼化起来。

  一片片璀璨的光芒发出,很快他头发上的斑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。

  半个时辰后,已经彻底变得乌黑一片。

  不仅如此,齐云还感觉到自身的寿元似乎也增强了不少。

  他张开双目,熠熠生辉,露出异色。

  好强的效果。

  紫华真人不愧是修真界的大能。

  齐云看着手上的名单,忽然露出微笑。

  既然寿元的问题解决了,那他还有什么顾及?

  疯狂诅咒就是了。

  不管有仇没仇,一个个全都咒死再说。

  想到他这里,他立刻起身来到祭台的前面,重新扎起了草人,点燃了油灯,开始诅咒。

  ···

  时间迅速。

  外面无边无际的红雾在翻滚。

  转眼间过去了大半个月。

  大半个月里,齐云和紫华真人根本没露过面。

  只有老神王、巨灵、玄武尊者在这片大地中行动,不过大半月来,孵化出来的人型生物越来越多,越来越可怕,以他们的力量也难以彻底解决。

  渐渐的三人都收拢了下去。

  他们已经彻底尽力了,奈何实在分身乏术,所以只能牢守陨神域。

  大半个月过去,远在无数里外的修真界也发生着可怕的大事。

  无数人议论纷纷,吃惊不已。

  这大半个月来,对他们来说简直像是一场噩梦。

  地王榜和天王榜上的人,在不断陨落。

  死因全都无比诡异。

  都是前一刻还是活生生的人,下一刻就忽然大叫一声,七窍流血而死。

  至今为止,地王榜三十六位强者和天王榜十八位强者,已经死掉了一大半了。

  地王榜还剩十人,天王榜还剩九人。

  这十九个人也全都陷入了惊慌,每日闭门不出。

  更诡异的是,之前的人是怎么死的,居然没人能查出来。

  到现在为止,只知道是死于一场无比可怕的诅咒。

  但那是什么诅咒?

  由何人所发?

  没人能够知道!

 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惊恐,脊背冰凉。

  地王榜最弱都是大乘期高手,天王榜更是破碎期的强者,他们经历了各种劫难,被天劫洗礼过,按理说是任何诅咒都不能加身的才对。

  可为什么还是被诅咒死了?

  整个修真界变得人心惶惶。

  无数人感到不安。

  各种小道不断传出。

  很多人都认为是因为他们闯入了那个死者的世界,遭遇了以往的远古诅咒,所以才会突然暴毙。

  不过对于这种说法,各大门派的上层人物第一时间给予制止。

  任何人敢于乱传谣言的,都被他们迅速清理掉了。

  但越是这样,众人越是觉得真相如此。

  若不然,这些门派的上层人物为何如此敏锐。

  而这时又有消息传出。

  被诅咒死的不止有地王榜和天王榜的人,各大门派的一些太上长老、长老,一些超级家族的族长也都突然吐血暴毙。

  死状和那些地王榜、天王榜上的人一样。

  这下整个修真界彻底被震动了。

  人们可以更加断定,他们一定是中了死者世界的诅咒了。

  “我就说了,那是亡者的世界,无数年前坑死了太多的大凶,他们的怨气不散,始终在诅咒着修真界,任何人敢于降临的都要死在他们的诅咒中,你们非要降临,这下真的出事了吧!”

  “完了,无数年前的大凶,曾不止一次祸乱过这片大地,他们被坑杀在了那片废土,他们在报复,要报复我们了!”

  “他们的怨念不散,谁人能当?”

  “你们这是害死了我们整个世界!”

  无数人惊慌大叫。

  不过对此,各大门派、各个世家的上层依然一片沉默,没有人出言理会。

  所有的上层都聚到了一起,在商议对策。

  事实上他们从一开始就猜出了不对。

  这些死掉的人,大部分都是进入过那片废土的。

  说明诅咒真的有可能是从那片废土中过来的。

  但绝不会像众人说的那样,是无数年前的那些大凶们的怨念,那些大凶当初被坑死,早就魂飞魄散,根本不可能形成怨念。

  “废土中有古怪,根据之前王天河提供的消息,无数年前就有人降临过那里,其自称幕后人,这次多半是他在捣鬼!”

  朦胧的大殿中,强者齐聚。

  各个门派、各个超级大家族的掌权人全都聚集了过来。

  “不错,我怀疑也是那个幕后人。”

  “幕后人,幕后人,敢以幕后自居,嘿嘿,野心不小!”

  “当心,他在无数年前就降临了,说明真实实力远超我们预料,很有可能是至尊者之一。”

  有人告诫。

  大殿内顿时一片沉默。

  至尊者!

  这三个字对于所有人来说,都是心头上的一座大山。

  面对至尊者,任何人都不可能抵挡得住分毫。

  “汇报血神老祖吧,让他们看看当年突然消失了哪些至尊者,或许能知道对方的真正来历!”

  “正有此意,而且我准备让人下去废界,和那里的人谈一谈。”

  有人说道。

  “谈一谈?怎么谈?”

  不少人看了过来。

  “这段时间我们损失了太多人,废界中的土著不太欢迎我们,与其这样僵持,不如随便给点好处,让他们罢手,等到我们真身降临时,再全部灭绝。”

  之前那人淡淡的道。

  “好,这样也好,这段日子确实被他们杀了不少人,里面有一个自称通天教主的家伙似乎是他们的首领,这个人我早就想抓过来看看了,先和他谈谈,稳住他吧。”

  一个人轻轻开口。

  其他人也都相继点头,语气平淡。

  “我没意见。”

  “我也没意见。”

  ···

  一道道声音响起,很快决定下来。

  为首之人轻轻说道:“既然这样,我们先去拜见血神老祖吧,让他老人家看看,前段时间失踪了哪些至尊者。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。

  他们大步上前,穿过了一片片神秘的白色迷雾,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青铜门前方。

  整个青铜门的位置极其神秘,漂浮在半空中,下方是一座座连绵的大山,被一层层白色的雾气包裹,说不出的奇异。

  “我等拜见老祖,有要事汇报老祖!”

  一群人躬身拜倒在巨大的青铜门之前。

  青铜门内无比寂静,一丝回应都没有。

  一群人微微皱眉,依然拜着,不敢大声喘气。

  良久,为首那人再次喊道:“我等拜见老祖,有要事汇报老祖。”

  青铜门内依然如之前一样,一句回应没有。

  众人心头涌动,面面相觑。

  难道老祖已经有事离去了?

  他们贸然之下不敢闯进去,担心受罚。

  一群人躬身拜在这里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时间缓缓度过,转眼一个时辰过去。

  为首那人再次喊了一句:“我等拜见老祖,有要事汇报老祖。”

  刷!

  忽然,远处的迷雾散去,多出了一道人影,周身朦胧,笼罩在迷雾之内,身后背负了一口长剑,看着这里的众人,眉头微皱,道:“血神子可在?我有要事见他。”

 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,眼神微变,躬身参拜。

  “原来是剑神老祖,拜见剑神老祖!”

  一群人恭敬开口。

  这同样是一位深不可测的至尊者,真正的大人物之一,和血神老祖一个级别。

  “行了,都起来吧,血神子呢?”

  剑神老祖低沉问道。

  “回老祖,我等在这里参拜了一个多时辰,依然未见血神老祖回应。”

  为首那人说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剑神老祖脸色忽然变了,像是想起了什么,道:“不好,你们退后!”

  众人不解,纷纷向后倒退。

  轰地一声,剑神老祖身上爆发出一片无比恐怖的剑柱,巍峨巨大,神光刺目,像是无数轮太阳一起升起,狠狠斩在了青铜门户上。

  咚!

  天地大摇晃,厚重巨大的青铜门户被他生生斩开。

  众人大惊,不知道剑神老祖什么意思。

  但这一刻无任何人敢于阻拦。

  因为这是至尊!

  天地主宰!

  做任何事不需要理由。

  沉重的青铜门户被生生斩开,剑神老祖瞬间冲了过来,很快愤怒的咆哮起来,声音震天,整个洞府都在颤抖。

  众人惊骇,赶忙冲进去查看。

  只见青铜门内,血神老祖一动不动,盘坐在蒲团之上,脸色紫黑,七窍出血,早已经气绝多时···

目录
设置
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