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九章 又是天庭?(第一章)

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再入江湖 6029 2021-05-06 10:01

  紫华真人在圣土空间内来回乱走,脸色阴晴不定,脑海中定出各种计策。

  齐云不为所动,依然在焚香烧纸,脚步罡斗,向着祭台拜去。

  紫华真人现在已经彻底不指望齐云了。

  两天过去。

  他将神识偷偷延伸出去一次,和齐云一样,差点被发现。

  尤其那张无人座,对他的气息太敏感了。

  他的神识几乎才刚刚靠近,无人座便惊叫了起来。

  紫华真人眼神阴郁,在远处看了看齐云,难道真的只能放弃?

  先让世界种子被其他人得到,日后再想办法弄回来?

  可这样一来,会横生很多变故。

  紫华真人再次陷入深思。

  外界。

  古老的石林深处,发出低沉的轰鸣。

  无人座、古云、沈青锋、两位神王、玄冰神女、药尊者在全力的轰击着眼前的一处神殿,一片片巨大的碎石不断从地底冲天而起。

  这片神殿留有古老的封印,神秘莫测,存在了无数岁月,即便是神王也难以短时间破开。

  他们已经轰击了两天,封印的力量依然很强。

  无人座很是焦急。

  两天里,他连续两次感知到了紫华真人的气息,每次都是一闪而过,想要进一步捕捉却瞬间消失。

  他可以肯定,紫华真人一定来了。

  就在附近窥视。

  想一想紫华真人的恐怖,他便由心的打着冷颤。

  “我们要快一些,暗中的那个大敌并未离去,就在窥探着我们。”

  无人座催促。

  两位神王、玄冰神女、药尊者、古云、沈青锋皆是心中阴沉。

  那种古怪的气息,他们自然也是感知到了。

  可和无人座一样,想要进一步捕捉,总会瞬间消失。

  这该死的无人座并未向他们详细诉说对方的来历,他们几次询问,无人座均在摇头,只言对方的可怕,却不从提对方的来历。

  “这处封印和天尊说的一样,超出我们的认知,纵然过去了无数年,依然很强,起码还有一天才能彻底破开!”

  一位神王低沉道。

  轰隆!

  他们催动神之力,继续轰击着这处古老的封印,大地动摇,碎石不断冲天而起。

  时间迅速。

  又是一天过去。

  圣土空间内。

  紫华真人更急了,看了一眼还在神神叨叨的齐云,骂道:“混账东西,什么时候了,还在那里装神弄鬼,封印将要破开,现在什么都晚了。”

  他再次探出神识,向着外面小心翼翼的扫去。

  如他所料,古老的石殿终于被破开了,大量的碎石冲天而起,那片区域像是发生了大地震,一股磅礴恐怖的力量从地底喷发而出,惊天动地。

  参与破封的两位神王、玄冰神女、药尊者、古云他们全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,震得倒飞了出去,但很快他们再次稳住,向着破开的石殿冲去。

  很快,几人大吃一惊。

  石殿的下方,居然封印了一个巨大的门户,上面光芒点点,刻有无数神秘的图案,像是两条神鱼环抱在一起。

  “太极图!”

  无人座吃惊道。

  古老的石殿来历如此神秘,下方的门户上居然刻满了太极的图案。

  他竭力的回忆着原本的记忆,却发现一阵模糊,忍不住再次怒骂起来。

  他只是紫华真人的元神的一部分,继承的是最糟粕的东西,大部分记忆缺失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“不要犹豫,破开这道门!”

  无人座大喝。

  轰!

  他通体白光大盛,向着这道门户轰击而去,两位神王和古云他们也再次出手,打的这道门户连连晃动,上面的神秘图案在迅速模糊。

  终于在一阵轰鸣之中,那道神秘的门户彻底被轰开了。

  咚的一声,爆发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流爆发而出,比之先前丝毫不弱,同时还有一股璀璨的霞光在天地间弥漫。

  那是属于封印的余力。

  一口巨大的水晶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,里面躺了一具干瘪的尸体,尸体的眉心处被钉了一口黑色的短剑,不知道死了多久。

  这似乎是无数岁月之前被封印在这里的人。

  “出现了,将水晶棺打开!”

  玄冰神女喝道。

  “且慢!”

  药尊者急忙阻止众人,道:“天尊说过,世界种子就在他的左臂,但是为了防止出现纰漏,我们最好将整个水晶棺一同带回去!”

  他取出一个神秘玉瓶,拔掉盖子,口中念念有词,打出一股神之力,直接将这口水晶棺整个的收入到了玉瓶之内,随后再次盖上盖子。

  “成了!”

  药尊者欢喜,道:“走,寻找阵台,离开此地!”

  他非常振奋。

  因此此次的行动超乎预料的顺利,一路上连一个大敌也没出现。

  虽然有一个暗中的强者在接连窥视他们,但直到现在,那个强者也未曾出现,被他们顺利找到世界种子。

  一旦等他们离去,天尊必重赏。

  一群人迅速从这里飞离,向着远处掠去。

  “不好!”

  圣土空间内的紫华真人脸色变了,“该死,还是被他们捷足先登,这下要遭。”

  不过他话音刚落,外界似乎便发生了变故。

  正在向前飞行的药尊者,忽然间惨哼一声,抱头痛呼,口鼻溢血,一下子从半空中坠落下去。

  其他人脸色一变。

  玄冰神女急忙俯冲而下,抓向药尊者,但很快她也是闷哼一声,口鼻溢血,双手痛苦地抱住了头颅。

  啊!

  砰!砰!

  两人的身躯狠狠坠落在地,痛苦无比。

  “我的头…”

  药尊者痛苦大叫,五官扭到了一起,忽然吐血三升。

  “药尊者!”

  两位神王、古云、三王沈青锋、无人座全都脸色一变,迅速俯冲而下。

  很快,古云、沈青锋、无人座也都闷哼起来,感觉到脑袋又疼又胀,像是一条虫子在蠕动一样,直接喷出了一团鲜血。

  他们心中一骇,“是诅咒!”

  急忙盘膝坐地,运转神力抗衡。

  “混账!”

  徐巍心头震怒,身躯连闪,一把按向了古云的后背,无尽神之力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古云的体内灌去,想要为他震散诅咒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位神王也是眼神愤怒,双手拍出,抵在了药尊者和玄冰神女的身后,体内神之力爆发,浩浩荡荡,狂涌而出。

  不过可怕一幕出现。

  不管两位神王如何灌注神之力,几人的头痛始终不曾缓解,接连痛叫,感觉到脑海像是要炸开了一样。

  “天庭,是那个神秘的天庭,啊!该死的,他们又盯上了我,又盯上了我!”

  无人座痛苦大叫。

  他不断地运转神之力抵挡,但是那种痛入元神的感觉却怎样都无法削减,像是一口刀子斩在他的元神内。

  其他人全都心头一骇,艰难的抵挡痛苦。

  “天庭?怎么又是天庭?”

  药尊者一边惨哼,一边惊恐大叫。

  前段时日,他们几乎留下了心理阴影。

  那种诅咒让他连续腹泻多日,好不容易才被天尊祛除。

  现在又有一种新型的诅咒?

  这个天庭真的是彻底盯死了他们?

  为什么走到哪里,都要被对方诅咒。

  他没得罪过对方啊,为什么要赶尽杀绝?

  “天庭!”

  徐巍的眼神中透露出可怕的寒光,心头震怒,怒火熊熊,如一尊雄狮在复苏,恐怖的气息在体表震荡。

  “给我破啊!”

  他开口断喝,打出一片强大的法印,向着古云的身上拍去。

  轰!

  这片区域一片光芒璀璨,神之力浩浩荡荡,可怕莫测。

  圣土空间内。

  一直以神识留意外界动静的紫华真人顿时大吃一惊,不可思议。

  真的有效?

  他豁然回头,看向齐云,眼瞳狠狠一缩。

  这是什么诡异的诅咒术,真的能生效?

  让这些人全部重伤吐血,坠下高空。

  紫华真人的眼神中不由得冒出了异光,道:“小子,这是怎么回事?跟我老人家说说?”

  齐云依然在向着眼前的祭台拜去,拜完之后,张开一口短弓,向着草人射去。

  不过如之前诅咒血河大帝他们一样,他拜的时间太短,准备不足,无法拜死。

  从开始到现在不过三天左右而已。

  以古云他们的实力,根本威胁不到性命。

  除非他这样一直拜下去。

  但时间仓促,老神王他们那里还要竞夺远古阵台,容不得他在这里耽误,能把这些人全都拜成重伤,就已经够了。

  齐云连射了几箭,每个草人身上都插了一箭,才终于停下。

  他缓缓地吐了口浊气,运转真元,感悟身躯的变化,脸色变幻。

  果然,又折损了寿元。

  “小子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见齐云不答,紫华真人急了,再次问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